您好,欢迎访问上海论坛

【2018主旨演讲】路易斯·卡洛斯·布雷塞尔·佩雷拉(Luiz Carlos Bresser-Pereira):从拉美与亚洲比较看发展新思路

作者:  |  发布日期:2018-11-02

谢谢大家,我很荣幸能来到这里。感谢复旦发展研究院的邀请。我演讲的主题是为什么拉丁美洲发展滞后于东亚。事实上,二战后,拉丁美洲实现独立。自19 世纪初开始,拉丁美洲有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比亚洲更发达。那个时候,亚洲一直是欧洲帝国主义的受害者。举个例子,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被欧洲高度支配。到了后来,作为帝国主义经典范式的美国也加入支配者行列。但随后出现了战争,战后东亚国家开始独立,并开始发展。

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世界银行,还有几位杰出的经济学家发现了中等收入陷阱。什么是中等收入陷阱?简单地说,当国家达到一定的发展水平,即中等收入水平时,其经济就会停止增长。起初经济增速快,但突然间,增长速度开始变得非常缓慢。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转折处的增长速度应该在1000 美元左右。实证数据似乎证实了这一观点,但在我看来,有三个问题与中等收入陷阱有关。

首先,相关研究定义的中等收入区间上限和下限之间有相当大的差异。这里的中等收入说的并不是10,000 美金,而是一个区间。其次,学者们无法找到影响发展中国家增长速度的新( 历史) 因素。当我们解释一些历史事件时,比如国家发展速度突然放缓,我必须找到能够解释这一事实的新历史依据。我不能用旧依据解释一个新事实。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东亚地区没有掉进中等收入陷阱。所以这个理论并没有那么强的普适性。让我再对这三个问题做一些更多的阐述。首先,这个相当大的收入间隔,我在这里列出了四位作者以及他们各自的论文,从图1,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个迈克尔斯宾塞给出的收入区间是5,000 10,000 美元。另一项研究给出的是2,000 7,500 美元。这里还有1,000 美元至12,000 美元。正因为各研究对中等收入所属的区间没有统一意见,“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叙述也就没那么让人信服。

第二个被用于解释拉丁美洲和亚洲发展差异的原因是无法适应发展状况的制度。这是非常切中肯綮的。人们说,制度很重要。制度的确重要,因为我们从出生起就是在遵循制度。但没有新的机制可以解释为什么拉丁美洲会停止发展而东亚没有。的确,有足够的经验证据可以证明东亚人比拉丁美洲人更关注教育。但这是1950 年而不是1980 年的情况。在80 年代,举巴西为例,巴西从80 年代中期开始大力投资教育领域,以弥补之前它落下的差距。同样的,缺乏创新也不是新的原因。在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方面,问题始终存在。我们从未停止投资,但投资总是不足。还有人口统计学的数字等等,这些都不是新的历史事实,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拉丁美洲的经济停止发展了,而东亚没有。在90 年代是中等收入国家的韩国和新加坡如今是富裕国家。1990 年人均收入更低的中国自1980 年以来持续快速增长。尽管最近其经济增速略有放缓,但仍然很高。所以,东亚国家肯定没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那么,真的有中等收入陷阱吗?如果不称呼这种现象为中等收入陷阱,我提议我们称它为20 世纪90 年代发展陷阱。那么这又是什么?国家经济停止高速增长,不是因为他们已达到一定的人均收入,或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而是因为一个发生在80 年代的与之相关的历史事实。这一事实改变了拉丁美洲的一切。

发生变化的是什么呢?是美国的政策体系。在80 年代,我们有贸易和金融自由化。在拉丁美洲,有着“华盛顿共识”,这是一种对拉丁美洲影响甚于东亚的改革,一种改变发展中国家政策体系的神奇口号。在1997 经济危机之后,它也使东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不过这一政策体系带给拉丁美洲的变化更大。在拉丁美洲,我们有一个相对应于欧美自由政策体制的发展决策体制,而这些变化正发生在20 世纪80 年代的美国和欧洲。这些变化是由1985 年美国的贝克计划定义的。贝克是当时美国里根政府的财政部秘书。这个计划的构想是各国应该进行财政改革,实现私有化,放松管制,自由化,并且它们应该增加外国储蓄,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就会实现经济增长。但我认为这些改革结果相恰恰反。在拉丁美洲,它们并没有促进增长,反而阻碍和破坏经济增长。

首先,让我们看几个数字,这是1960 年到1980 年间拉丁美洲和东亚的经济增长率。东亚的增长速度已经比拉丁美洲更快,但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大。我们再来看看之后发生什么。从图2 可以看到,自1991 年以来,1.2 5.3,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差异。而图3 中显示的情况相同,红线代表东亚,蓝线代表拉丁美洲。两个地区的不同命运让人惊异。当然,各地区内的各国肯定存在差异,比如中国的经济增长就极大。

但为什么改革在拉丁美洲会产生相反的后果呢?它不仅没有促进经济增长,而是让各国停止运转;不是像以前一样促进工业化,而是让拉丁美洲国家的工业化程度急剧倒退,尤其是巴西和阿根廷;尽管墨西哥倒退得不多,但它的经济无论如何也趋于停滞。这并不是因为不平等现象增加了,尽管不平等一直是拉丁美洲的一个大问题。东亚在这一方面情况稍好,但不平等不是原因。

没有配合改革的财政调整也不是改革产生反效果的原因。财政调整非常重要,但它们不能解释拉美国家的经济衰退。我的看法是,这是因为改革使拉美国家陷入新宏观经济发展陷阱。什么是新发展陷阱?新宏观经济发展陷阱是利率的长期增长水平高于国际利率水平,其中最主要的是长期的汇率高估。

80 年代之后,或在80 年代到90 年代初期,拉丁美洲利率周期性大幅上升,而且汇率被长期高估。之所以出现周期循环状态,是因为有了一次金融危机,一场大萧条,货币大幅贬值,而后升值,几年稳定在一个高估的底线。然后再一次,国家陷入经常项目赤字,外债增加,几年之后,由于本国货币失去信用度而出现新的金融危机。

两件重要的事情导致了对汇率的高估:对利率的利用和滥用,以及体现在该国贸易体系中的抵消荷兰病的直观机制的消解。在1989 年,我被发展中经济研究所邀请参加一场在日本举行的会议,该会议比较了当时的拉丁美洲和东亚。在1989 年,拉丁美洲的经济停止了增长,而东亚继续增长。为什么?当时我们没有找到根本原因,也就是荷兰病,因为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差不多是那个时候,荷兰病的第一个模型刚刚发展出来。我稍后搭建了荷兰病的第二个模型。

什么是荷兰病?下面我将要展开讨论。一个国家要投资,必须正确地把握五个宏观经济价格。哪五大宏观经济价格呢?利率,汇率,工资率,通货膨胀率和利润率。中央银行制定货币政策所依据的利率应该较低,而汇率应具有竞争力。也就是说,制造业有能力、可交易、非商品化的公司应该使用已有的最好技术以实现竞争力。工资水平应随着生产力的增长而增长,而不能超过生产力,因此利润率应满足包括制造业企业在内的大企业的需求。这就是该理论所要说的。

该理论还表明,增长取决于投资而投资取决于汇率。这些知识不在教科书中。在关于发展经济学的书籍或教科书中,没有一章关于汇率。为什么?因为这个理论没有假设汇率可能会在几年内保持过高估值。但是,一旦放弃汇率仅仅会波动的假设,而是假设汇率不仅仅是波动的,而且处在长期来看会有高估值的波动趋势中。那么当商人作出他的商业决策时,他考会虑到货币的过高估值,然后就不投资。因为使用最好的技术的公司没有竞争力。

那么,为什么拉丁美洲的利率变得如此之高呢?首先,是为了吸引资本。在拉丁美洲,人们接受了这样一种观点,即经济增长的最佳方法是引进外国资本。这是一个大错误。其次,他们利用利率来控制通货膨胀。但用高利率来控制通货膨胀是没有道理的。当通货膨胀率上升时,的确需要更多的利率,但实际上不需要高达5%,6%,7%的利率。第三,因为利率对风险资本家非常有利,而资本家不仅仅是商人、企业家。今天,在所有国家,以利益,股息,房地产租金为生的风险资本家非常重要,他们喜欢高利率;而当他们在政府中执掌权力时,就会使利率维持较高水平,这也可以解释利率高的原因。当然,利率会抑制投资,使国家货币升值,并不必要地壮大风险资本家。所以这是利率高估值的一个代价。

其次是荷兰病。荷兰病就是对出口商品的国家的汇率进行长期高估值。为了通过出口商品获利,这些国家需要比使用最新技术的生产国更具竞争力的汇率。这就是荷兰病。因此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如果一个国家患有荷兰病,它就不会实现工业化。以巴西为例,就1930 年至1990 年间的情况而言,巴西的经济增长非常快,特别是在1930 年至1980 年之间,因为它抵消了荷兰病。不仅巴西,其他几个国家也这样做了。它们直观地抵消了,而这基本上意味着征收非常高的进口关税,所以我要告诉各位的是,高进口关税并不总是意味着贸易保护主义。以幼稚产业为例,进口关税在工业化初期并不意味着贸易保护主义。但对于那些脱离幼稚产业行列却患有荷兰病,并正在用进口税来抵消荷兰病的国家,进口关税中荷兰病的抵消只与国内市场有关。这样做并非使公司能出口产品,而是为了使它们能够与国内市场上的外国公司竞争——我们不能说这是保护主义。这只是一种抵消荷兰病并确保公司公平竞争的方式。这就是在1930 年到1980 年之间的拉丁美洲,尤其是巴西发生的情况。

然而,在20 世纪80 年代,这种事情已经停止。为什么?因为经济开放。当经济对外开放时,抵消荷兰病的系统被解除了。当这种情况发生在1990 年时,制造业开始落后其他产业约20%。这是灾难性的。其结果是整个经济、制造业陷入了一场大危机,然后我们对经济进行了大规模去工业化。这种情况几乎在所有拉丁美洲国家以不同程度发生,但它没有在东亚发生。这是由于改革和利率的改变。为什么利率增长如此之多?因为有金融自由化,正如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曾经说过的那样,70 年代的东亚和拉丁美洲经历着经济危机,因为利率非常低。因此,为了压抑财政,必须提高利率,这从而导致了非常高的利率和非常高的货币升值。这就是80年代的经济发展陷阱。

综合来看,当汇率在东亚国家没有像在拉丁美洲一样被管控时,(当然在中国,国家经常账户赤字,增长外国储蓄),就会非常糟糕,因为它陷入了金融危机。荷兰病(如果存在的话)将汇率拉升至目前的均衡状态,高利率将汇率拉低至经常账户赤字。因此,低增长,去工业化和落后变得不可避免。

我的发言结束了。我认为我已经传达出了我最想表达的,而对这些想法我用几篇论文和三本书做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总结。这些思想被称为新发展主义,我希望这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我们两大洲正在发生的事情。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