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论坛

【2018主旨演讲】沙姆沙德·阿赫塔尔(Shamshad Akhtar):全球化发展过程中的亚洲角色

作者:  |  发布日期:2018-11-02

尊敬的各位来宾,今年的论坛主题是“变动世界中的亚洲责任”,我觉得这是一个恰如其分的主题。我们现在越来越多地谈到逆全球化趋势的出现,而逆全球化会导致支撑这一地区在过去几十年不断繁荣发展的基础变得支离破碎。随着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潜在生产力的下滑,以及危机和灾难发生的频率不断增加,现金流的不足以及相关的一些体制化的挑战,再加上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更大的挑战,我们现在面临非常多的困难和挑战。

但是不可否认亚太地区的贸易增长非常耀眼,从1990年到2008 年, 这一地区的GDP 年增长率达到了6%。而GDP 的增长主要得益于贸易增长,在亚太地区,出口贸易年均增长为13%,现在贸易已经占亚太地区GDP 50%,同时亚太地区对全球出口市场贡献了40% 的份额。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面,亚太地区的韧性和活力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三分之二的地方经济体在2017 年的增长速度超过了2016 年的增长速度。全球经济复苏确实改善了这一地区在2018 年和2019 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当然最终结果还是取决于这些国家如何有效应对发达经济体的压力,以及油价的不断上涨和贸易保护主义等问题。

在实现《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目标方面,亚太地区也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的社会和环境方面的改革,尽管步伐不同,方式不同,但是这对于有效解决贫困问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最近几年时间里面,亚太地区绝对贫困数量已经从人口总量的30% 降低到了现在的10%,地区人均寿命增长到了80 岁,同时在社会发展其他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讲完了这些短期目标,我们还必须要谈一下,其实亚太地区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中心,亚太地区的GDP已经增长到了27.5 万亿美元,几乎已经和北美以及西欧的总体GDP 水平相当,占世界GDP 36%。不同的政策情形下,我们发现亚太地区的GDP 可以在2050 年的时候达到全球GDP 50%。当然实现这样目标,需要该地区采取可持续、包容性以及平衡的增长政策。

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谈一谈未来我们需要做的几件事情。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地区的政治稳定、和谐。我们知道南北韩峰会的成功召开,为半岛以及半岛附近地区的合作打开了新的大门,与此同时我们需要采取一些集体行动,以便能够应对不同热点地区的问题,有些热点地区甚至已经出现了人道主义危机。

在上海,我当然会谈到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上合组织是一个地区性的政治组织,现在成员国已经增长到了18 个,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多边机制,进一步强化发展了互相的联系。联合国亚太办公室一直在发展议题上与上合组织进行合作,我们相信这对于实现地区平稳发展是极其重要的。

第二点是大家可能都谈过的一个问题,如何来解决不平等性。我们知道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会对经济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紧张态势。一定程度的收入不平等性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机会的不平等性则是经济发展的重大障碍。在过去三十年时间里面,本地区五个人口最多的国家当中有四个都有所增长,这几个国家的人口占整个地区人口的70%

     在中国,收入不平等性增长了10%,印度尼西亚的收入不平等性增长了8%,孟加拉以及印度分别增长了4% 5%。机会的不平等性,以及获得服务的不平等性也十分普遍。在本地区,教育、清洁能源、基本卫生、银行帐户是很多人都不能享受到的,在这个地区当中只有40% 的人能够获得医疗健康方面的服务。除了全面提高收入之外,本地区也需要通过整体的财政政策来改变这种不公平现象的产生。我们需要通过更多的税收支持以及公共政策,加强可持续社会保护系统。

第三点,在我们这一地区的人口变化非常巨大。如今老龄化人口已经基本上达到了5.5 亿,但是到2050 年的时候,老龄化人口会不止翻一番,这将使得在60 岁以及60岁以上的人口会达到13%—25%。简而言之,对于亚太地区来说,老龄化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但是给我们解决问题的时间却非常有限。对于我们来说快速应对老龄化这一问题,需要我们在各方面采取行动。比如说我们应该有一些创新的解决方案,提供更多的资金,同时要提供长期的养老服务。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运用科技提升老年人的生活品质。同广泛的非政府的民间组织一同努力,设计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仍是我们面临的一大挑战。

接下来我要谈第四点,也是我们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对于亚太地区来说,也应该采取更积极的措施。

第四点就是能源问题,现在亚太地区有4.2 亿人口没有办法获得电力,另外还有20 亿人口没有办法使用清洁能源进行烹饪,相关产业也缺少能源。亚太地区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到全球的一半,并还在不断增长,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在我们这个地区不断增长,所以说我们有这样的忧虑,而且我们需要来考虑如何来优化能源密度,所以我们必须要进行考量。对于相互影响的亚太地区来说,油价的大幅度增长从两年前每桶三十美元,到现在八十美元一桶的油价,这对于亚太地区宏观经济增长也带来了新的挑战。这对于我们各个国家的财政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们预计油价可能会继续增长。

各个经济体要考虑进行多元化,我们需要把整个产业,把整个经济进行更多的产业多元化,这样的话可以让各个国家的经济得到更好更健康的发展,这样的话可以更好应对价格波动。

能源转型是我们面对多重挑战的唯一可持续的路径。

变化不断涌现,我们也必须要加快我们应对的步伐,能源技术现在其实在不断发展,可再生能源获取的成本也在不断下降,这些技术的发展对于我们来说有助于我们降低能源赤字来改善能源结构,这样的话可以让我们更好的,特别是对于一些贫穷的地方,可以更好的获得能源。

亚太地区当然可以通过不同方式降低能源密度,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更加努力来提升能源效率。与此同时能源转型意味着我们需要更多优化能源供应,这样才能应对与日俱增的需求压力。亚太地区如果不做好能源转化工作的话,很有可能我们的GDP 2050 年之前会下降3.3%2100 年之前可能要降低10%,这也是需要我们进行改善的。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采用低碳方式所需的成本是相对较低的。如果说整个地区要采取更多的低碳措施的话,有可能在2050 年之前我们要花费1.4%—1.8% GDP 金额进行改善。在2100 前我们要花费2% GDP 金额来进行改造。但是这些都是值得的,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有很多的项目,还有很多的资源来帮助我们优化能源结构,我们也相信对于我们的可再生能源来说,我们已经积极采取了这样的措施,来保障能源发展和能源安全。

2030 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现需要多边政府支持,需要全球治理进一步提升。多边架构和机制来说,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信任。对于亚太地区来说,在全球经济当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也意味着我们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推进多边主义发展和全球治理提升。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不仅仅南北之间要进行合作,特别是贸易、金融以及气候变化方面,所以我要和大家谈谈如何进一步推动多边主义发展。

首先在贸易方面,我们需要看到的是在过去七十多年当中多边贸易进行了自由化多次谈判。在很多地区出现了逆全球化发展,因为现在很多国家采取了一些关税壁垒。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全球化的竞争当中,关税其实总体已经下降了,从七十年前的40% 降低到4%,非常令人瞩目的进步!但是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关税的问题,现在很多国家使用非关税的壁垒,从技术规范到程序壁垒。

2008 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很多政府通过一些其他的方式,包括行业补贴、金融支持来促进贸易发展,特别是商品和服务以及投资方面的发展。综合来看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到,二十世纪以来,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贸易保护主义的言论和威胁与日俱增,对于多边贸易来说,现在遇到了新的挑战,多哈谈判之后有很多国家逆流而上,阻止了自由化进一步发展,因为他们要保护既有的利益。

现在对于亚太地区,我们现在也在不断发展,特别是像WTO 这样的一些贸易协议,我们需要不断加强这些协议的落实。我们要应对这些贸易保护主义,第一,我们必须要保障要捍卫WTO 争端争议机制,我们要更好建立起联盟,让WTO 成员国齐心协力。第二,我们不应该在自由化的话题上做进一步的探讨,让我们改进规则的制定和规则的应用。第三,我们应该形成、加强地区和多边协议和机制,使得非歧视、透明和可预测性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另外减少两级分化,减少贸易方面的能力差异。

接下来我想谈谈全球经济体量不断增加给金融发展带来的新问题。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我们的所有的资源加起来有56 万亿美元体量,包括亚太地区的存款,外汇储备,以及投资等等,但是我们需要投入到环境友好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预计要达到27 万亿的规模,而我们目前还远远没有开始达到这个标准。与此同时,每个国家仍有6-16%的潜力没有得到开发。亚太地区的资本市场现在缺乏深度、缺乏流动性,而且本地的债券市场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我们需要新的金融工具,更有效部署金融工具,使得我们整个地区可以更好应对发展。当然我们也需要一些新的活力增加金融实力。

我刚从美国纽约赶过来。(他们)现在有四亿美元来自于官方投资,用于改善金融机制和税收体系,更好应对国内的税收体制问题,通过更优惠的税收,使得国外公司也能够在利润转移方面能够更加合规。对于亚太地区国内的税务机构来说,我们也需要建立起一个发展合作机制,与此同时我们应该加强“南南合作”,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现在也提出了非常重要的南南合作基金,以及包括相关的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如果要把所有的项目基金都罗列的话,可能还要再花十分钟。这些措施都是非常积极的。所有的这些方式,包括亚投行、金砖银行、丝绸之路基金,都可以推动我们多边的金融方案。

对于一些新的多边基金或者说资金的供应,可以动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来投入到基础设施,投入到绿色融资,能够让发展中国家有更大的话语权,在这个方面我们应该要继续加强,使得我们新兴市场在全球金融体系当中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这样可以使得我们20302040 年的规划可以更好得到实施。

最后,我们也可以看到气候变化的严重影响已经非常显而易见了。海平面、洪水,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的自然灾害也是越来越多。全球的温室问题,还有不断上升的海平面,也意味着我们面临严重的环境风险。2017 年南亚地区的季风导致了1200 人丧生,而且导致4000 万人口受到了影响,损失达到了12 亿美元。到2030 年,洪水的灾害很有可能每年导致2150 亿美元的损失。空气污染、水质问题也非常严重,每年导致很多人丧生。

《巴黎协定》是一个新的动力,便于我们应对气候变化,我们必须要不断定期加强承诺,我们应该提升透明度,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运用全球金融技术,还有其他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而且我们要加强合规,对于那些无法实现承诺的国家和地区,应该对他们进行惩罚。还要建立起更好的社会经济和环境氛围,这样的话才能更好落实《巴黎协定》,需要更多的国家献计献策,让公众让企业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加入其中。

我们应该建立起相关的指标,来监测排放的指数,另外对于亚太地区来说,其他地区也应该建立起相应的平台,这样的话才可以更好让多边政策落实,我们也希望不断制定解决方案,推动开放性的贸易机制,调动更多的民间资源来共同解决这些问题。我刚才讲了很多政策,还应调用民间的非政府组织来共同应对挑战。

在今天讲话的结尾,我认为在全球范围内,亚洲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与此同时我们要让其他地区听到我们的声音。在全球的经济和金融架构当中,我们应该要在全球经济金融建构中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建立与我们经济份额相匹配的话语权。

对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来说,我们希望支持所有的联合国机构以及我们的成员国,希望各成员国在全球的治理架构当中提升自己的角色。希望有更多的政府之间的协调平台,这些平台还有解决方案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确实希望齐心协力来实现《2030 可持续发展议程》,不仅仅亚洲要承担责任,我期待我们今天所有的在座各位都做出自己的贡献。谢谢聆听!

 

    (本文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10分钟